Tuesday, August 3, 2021
首页 社区人文 安省第二波疫情不可避免,多伦多疫情恐再次封锁!感染最严重的居然是这几个区!

安省第二波疫情不可避免,多伦多疫情恐再次封锁!感染最严重的居然是这几个区!

第二波疫情不可免,多伦多恐再次封锁!
多伦多首席公共卫生官德维拉(Eileen de Villa)医生周一警告说,我们对未来几个月的情况毫无所知,而世界上其它地方的经验表明,今秋第二波疫情似乎不可避免,因此再次封锁也有可能,卫生局正为第二波疫情的到来做准备工作。
据CTV报道,德维拉医生在谈到多伦多的疫情时说,实际上8月份开始的时候,多伦多的新增病例七日滚动平均值创下了15.9例的新低,但随后又开始稳步回升,目前这个数字达到35例。
德维拉医生说,“我们必须找到一种在我们城市中与COVID-19共存的方法。这不是我们是否愿意看到更多病例的问题,而是在多伦多,这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德维拉说,作为遏制第二波疫情计划的一部分,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将在该市已观察到的病例集中的地区部署“社区外展快速反应小组”(community outreach rapid response teams)。她说,工作人员还将与省政府官员合作,以支持在这些地区建立更多的临时测试站点。
此外,多伦多公共卫生局还将继续聘用700多名员工,从事COVID-19感染病例追踪以及病例等相关管理工作。
有社区累计病例超过500例
另据Daily Hive报道,根据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发布的数据,多伦多内部各社区疫情很不平衡,根据截止到8月31日的数据,有社区累计病例超过500例,但最少的社区仍然不到20例。
从下图可以看出,总体上看,多伦多西北社区和东北社区的病例偏多,多伦多中区相对较少:


累计病例最多的是以下三个区,都超过了500例:Glenfield-Jane Heights: 527例;Mount Olive-Silverstone-Jamestown: 522例;West Humber-Clairville: 511例。
累计病例最少的是以下三个区,都不到20例:Danforth: 14例;Yonge-Eglinton: 16例;The Beaches: 18例。
公共卫生局应对疫情5大工作重点德维拉医生周一也谈到卫生局应对第二波疫情的5大工作重点,包括:实施公共卫生措施;支持易感人群;支持市府工作人员;减轻(疫情)对多伦多经济影响;确保城市服务的弹性及(对疫情)反应的协调性。


(图源:推特  文源:大世界小杰说)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最新文章

对房地产泡沫的担忧,促使央行考虑收紧抵押贷款!

​加拿大银行监管机构提出更严格的抵押贷款资格规定,使购房者更难获得融资,此举旨在为蓬勃发展的房地产市场降温。 金融机构监管办公室表示,将设立一个新的基准利率,用于确定人们是否有资格获得抵押贷款保险。 购房者必须证明他们能负担得起5.25%的最低利率。根据加拿大六大银行公布的利率,目前的门槛是4.79%。据加拿大房地产协会计算,过去12个月全国房价上涨了17%。占总市场四分之一的12个主要市场的房价涨幅超过了30%。 加拿大的政策制定者正在考虑实施新税,以使住房更容易负担。各大银行的经济学家已经开始警告说,如果政府不采取行动,市场将面临被投机狂潮取代的风险。

加拿大央行:房地产市场活动预计将有所缓和,但仍将保持高位!

​数据显示,全球房地产价格正发出2008年来最大的泡沫警告,新西兰、加拿大、瑞典、挪威、英国、丹麦和美国被列为全球房地产泡沫最大的市场,经合组织住国家房负担能力指数(房价收入比和房价租金比的平均值)超过了2008年的水平。 加拿大央行行长麦克勒姆:我们看到了一些房地产市场放缓的早期迹象,房地产市场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平衡。总体而言,我们预计房地产市场将更加平衡,但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房地产市场。 房地产市场活动预计将有所缓和,但仍将保持高位。加拿大房地产的繁荣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基本面驱动的,加拿大人想要更多的空间。 加拿大央行仍对家庭负债和房价迅速上涨感到担忧,与房地产市场失衡相关的脆弱性有所增加。如果未来的冲击导致房价和收入下降,一些家庭可能不得不减少支出;这将使经济放缓,并可能给金融体系带来压力。

保险产品说明会(二) $2000儿童加拿大学习基金如何领取?

CLB的中文翻译是加拿大学习基金,这是加拿大联邦政府给0到15岁孩子的教育补贴,最近也有一些家庭收到政府寄来的信件。为此, 我们特别举办说明会——如何給孩子领取$2000加拿大学习基金CLB?,解答相关问题。欢迎参加。 说明会信息 说明会时间

加拿大会出现负利率吗?

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紧随其后的欧债危机,给世界各国的经济造成了不小的冲击。自从2009年经济复苏以来,各国央行的货币刺激政策都无所不用其极,各国政府都下猛药刺激经济增长,各发达经济体纷纷实行了比如零利率和量化宽松等非传统货币政策,但是效果却不如预期。 现在看来,全球并未走出量化宽松政策阴影。为了对抗通缩和本币升值的风险,曾经丹麦、欧元区、瑞士、瑞典和日本等央行先后实施了负利率政策。因此,越是降低利率,越是供需不平衡,利率走向负数也许并不奇怪! 就实施效果来说,负利率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拉动通胀和稳定汇率作用,但这种作用需要较长时间才能体现出来,想短期内获得满意结果是天方夜谭。负利率的劣势却凸显出来,比如增加银行成本,降低银行利润,抬高不良贷款率。此外,负利率远期看来还会因为低成本资金推高房产、股票等风险资产的价格。 ​如果加拿大银行启用负利率,开启负利率融资新时代,开始为客户提供负利率贷款,那么银行这么多白白送给客户的钱从哪里出呢?对于负利率贷款时代,大家真的不要想得太美好,羊毛必然出在羊身上。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蔓延的负利率最终还是会逐步挤压商业银行的盈利空间。